会员注册
搜索
公告
 
长编历史小说秦少游
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
编辑部
 秦少游研究网站捐建缘起
 网站及银杏界协同系统服务规则
文化遗产网站群
秦少游研究
无锡秦氏/寄畅园
银杏界
扫描二维码
您的位置: 首页 >> 秦观研究动态
发布人:温佼丹 编辑:温佼丹 来源:本站 作者:许伟忠  发布时间: 2014-12-06   浏览人数:   评论:

为了一个素朴的愿望

 

——《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创作前后

编者按:许伟忠先生大作《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近获扬州市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2009年5月1日至2012年4月15日之间首次播映、上演、出版的作品),2013年2月25日扬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给予作者奖金5000元。本刊特发表许伟忠先生这篇创作谈,以示祝贺。

2010年8月,拙作《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以下简称《评传》)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了却了我的一桩宿愿。回首《评传》创作和出版的过程,真可谓感慨良多。

一个久藏的心愿。秦少游是北宋杰出的词人,婉约派的一代词宗,但在我的心中,他更是一个高邮人,一位值得景仰的前辈乡贤。“吾乡如覆盂,地据扬楚脊。环以万顷湖,黏天四无壁……”,读他的诗歌,能够强烈感受到他对家乡的挚爱之情和作为高邮人的自豪之感。体味少游当年的心境,似可套用一句时下的流行语:今日我以高邮为自豪,将来高邮因我而骄傲。高邮自古人才荟萃,名人辈出,而秦少游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一颗巨星,不愧为高邮人的骄傲。少游和他的作品是留给家乡的一份难得而珍贵的遗产,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倍加努力地去继承、发掘和弘扬。高邮人拥有了秦少游,也意味着同时拥有了这样一份责任。历朝历代研究秦少游并且成果卓著者高邮不乏其人,如宋代的张邦基、明代的张挺、清代的王氏父子等,都是秦学研究的大家。如今,人们把秦少游作为古城高邮的一张名片,秦少游和他的作品得到了各个方面更为广泛的重视。与所有热心f高邮历史文化的人一样,踏踏实实地为秦少游这份珍贵遗产的发扬光大尽一点绵薄之力,是我一个久有的、素朴的心愿。

一个崭新的视角。我不是为秦少游作传的第一人,落笔前我考虑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消化吸收前人的丰富营养,而又不重复前人?“风流才子”是秦少游得到的最多评价,一个似乎已经固化了的价值定位。我没有止步于对“风流”的诠释,而是努力寻找一个崭新的视角,以“悲情”为新的切入点,力求对秦少游的生平和作品作出更深入的、令人信服的解读。纵观少游一生,他性格单纯,却误入波诡云谲的官场:他才高于世,科场却几度受挫:他有幸成为“苏门四学士”之一,却陷入残酷的党争漩涡;他有志建功立业,却屡经宦海浮沉;他的作品广受炊迎,却被朝廷下诏悉行焚毁印版;他饱受流放之苦,死后也不能叶落归根,灵柩滞留他乡达五年之久。而恰恰是秦少游的悲情人生与特殊禀赋的结合,孕育出了他不朽的词篇。他不朽的词作成为其悲情人生的最佳载体,而悲情则成为承载少游词这座峰巅的情感基石。综上,我最终确定以“悲情歌手”作为这本书对秦少游的一个新的认知,新的定位。

    《评传》创作之初,正是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人气指数最旺的时候。毋庸讳言,我也试图借鉴这种“讲坛体”,以形成一种“评传结合,雅俗共赏”的风格,让一般的读者更易于接受。我希望达到的效果是:《评传》不是小说,应该具有史料的真实性、准确性,呈现给读者一个真实可信的秦少游;它也不同于纯粹的学术著作,而应该把严谨的史料、深奥的文字,还原成鲜活的形象、通俗的文字,让读者从轻松、愉悦的阅读当中,感知秦少游,走近秦少游。《评传》是传,但没有完全按照时间顺序去写。全书十二章十二个侧面,相对成篇又互为联系,构成一个完整的秦少游形象。初稿形成后,我曾尝试寄给河南的《百家讲坛》杂志,他们选择部分章节,分三期连载了约三万字。这表明我的行文风格得到了一般读者的认可,也坚定了我按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的信心。

    一个严峻的挑战。要实现上述初衷,对我的学识和能力显然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我深知做学问、搞研究需要深厚的功力,虽在搜集、整理资料的时候常有力不从心之感,但我坚信勤能补拙。面对挑战,我唯一的应对之策是读书,读书,如饥似渴地读书。书稿最后得以完成,首先得感谢少游的后裔们,他们对自己杰出先祖的那份世代相沿的景仰之情,他们留下来的丰实的家族史料和研究成果,如《秦瀛重编淮海先生年谱》等,让我的情感和知识都得到了充分的沃灌。我还要深深感谢全国秦学研究的前辈专家和学者们,特别是秦少游学术研究会会长徐培均先生,他的《淮海集笺注》、《秦少游年谱长编》、《淮海居士长短句笺注》等重要著作令我受益匪浅。阅读前辈专家们精湛而丰富的著作,常让我有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之快感。套用一句伟人的话:如果说这本书有一点点成功的话,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前人的肩头之上。

    一个偶然的机遇。2009年10月,我应邀去无锡参加纪念秦少游诞辰960周年活动。当时,我正为联系出版社事而一筹莫展。我是一个业余作者,也极不善于包装炒作自己。当时我的感觉是:写书不容易,出书更难。此前书稿已辗转经过中华书局、浙江古籍出版社等好几家出版社,在通过选题论证时,往往说到经济效益就卡壳。而说老实话,我又不想将书稿贱卖了,这对不起秦少游,也对不起我自己的辛勤劳动。经可可先生的引荐,我认识了秦振庭先生,他是少游的33世孙,时为上海辞书出版社的编审。这是一个十分偶然却又十分重要的转机。在无锡,秦先生虽未作任何表态和承诺,然在返沪认真阅读了书稿后,立即给了我毫无保留的支持。与其他出版社一样,辞书出版社自然也有一个市场效益问题。所不同的是,这次我有了秦先生做后盾。2010年初,秦先生已到退休年龄,为减少社领导对效益的担忧,他主动表示:愿意做这本书的责任编辑,不要社里任何报酬。此后,经彭卫国社长、刘毅强副总编等亲自过问,达成了初步出版意向。5月份,刘毅强副总与出版社文艺中心主任祝振玉、副主任杨凯以及秦振庭先生一行来高邮,带来了徐培均先生的审稿意见以及出版社的初审意见,并商定当年8月正式出版《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在此期间,无锡秦氏宗亲联谊会会长秦煜麟亲自驾车,与秘书长秦肇祥一道来邮,参加了书稿的会审,对《评传》的出版表示了明确的支持,回无锡后很快在《秦氏文化研究》上发了一条书讯。这样的转机,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从“山重水复”到“柳暗花明”的愉悦。

    一次提高的机会。坦率地说,《评传》的初稿还是很不成熟的。书稿最终确定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非常值得庆幸。这不仅仅是书的出版有了着落,更重要的是他们高层次的编审队伍和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弥补了我学识方面的不足。出版社首先请徐培均先生把关,秦振庭先生初审。秦先生不仅指出了一些错讹之处,同时还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史实和材料。比如,书中提及毛泽东手书《鹊桥仙》,我原先并不知道。秦先生不仅向我介绍了相关史实,并且提供了载有毛泽东手迹的《秦氏文化研究》小报。少游诗句“吾宗本江南,为将门列戟”,一般研究文章对“列戟”的考证都有缺失,秦先生向我提供了近年考古新发现对“列戟”制度考证的论文。5月初在高邮会审后,修改后的书稿又经责任编辑杨凯先生、文艺中心主任祝振玉老师审阅,他们都提出了一些很有见地的修改意见。特别是刘总高度重视,亲自审阅了书稿的全部内容。无锡秦氏宗亲联谊会前任会长秦志豪前辈审阅了书稿“年谱简编”部分,提出了中肯的修改意见。我深深感到,正是出版社的严格审稿,正是各位领导、专家的帮助和指点,给我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学习提高机会;对于纠正、弥补原稿中存在的错讹和缺失之处,保证书的质量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个超预期的结果。作为一个业余作者,创作《评传》之初,有许多事情我是不敢奢望的。也是2009年10月在无锡,我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徐培均先生,向他汇报了书稿的创作打算。徐老欣然命笔,为我题写书名“悲情歌手秦少游”(暂定名)。2010年上半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邓明先生,一位享受国务院特贴的专家,欣然接受为封面人物插图。他依据秦少游《满庭芳·山抹微云》词的意境,几易其稿,精心创作了一幅秦少游全身画像。《评传》出版后,徐培均先生亲自撰写了书评《又见新花发故枝》,给予热情洋溢的肯定。我的老师,中国散文学会理事、省作协会员朱延庆先生写了书评《传有特色,评有新意》,上海《文汇读书周报》转载。中国作家网、中国文学网、中国文化传媒网、中华古籍网、中国图书馆网、中国图书网、中国读书网、新华读书网、江苏作家网、扬州作家网、《扬州日报》、《扬州晚报》等媒体先后发文评论或推介。中国作家网读书频道(TOM)10月中旬连载部分章节,点击率已达1.5万多。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的各大书店和网站,港台多家书店包括北美著名的红螺中文书店均上架销售,还进入多家高校的荐购图书目录。这种结果是超出我的预期的,我理解这也许是一种移情,众多前辈专家学者和广大的读者将对秦少游的敬仰之情,转移到了对《评传》这本书的关心和关注上面。

    恰如秦振庭先生所说,出版是一门遗憾的艺术。《评传》尽管已经走向市场,到了广大读者手中,但是回头看仍然存在一些遗憾之处。如邓明先生虽然专门创作了封面人物插图,惜因环节上的疏漏未能署名;书稿虽经层层把关,仍然有极少数的知识性错误成为漏网之鱼等,都有待再版时予以完善。

 
 
   
 
分享到:
 
验证码: *     看不清
    
版权声明: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秦观研究》网站完整栏目、版面设计,或私自在服务器上做镜像。转载或转贴本网站原创作品的,都应注明本网站名称、网址、作者。如有违反者,《秦观研究》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在本网站除署名为本站编辑、记者的,所有发表的文章、点评,均不代表本站观点,一律文责自负。发现有违法的言论,将不事先通知即行删除。本网站对于论坛网友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站提供的标题联接无法长期保证链接的有效性。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 】【 返回顶部
网站导航 | 网站捐建缘起 | 云平台服务规则 | 隐私保护规则 | 著作权许可授权书| 网站编辑规则 | 网络安全法规 | 档案保存编辑指南 | 网站信息发布指南
《秦观宗亲文化网》编辑部  沪ICP备12007590号-10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8弄3号11C室  电话:021-58361500   网站捐建与技术支持:上海银杏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