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搜索
公告
 
长编历史小说秦少游
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
编辑部
 秦少游研究网站捐建缘起
 网站及银杏界协同系统服务规则
文化遗产网站群
秦少游研究
无锡秦氏/寄畅园
银杏界
扫描二维码
您的位置: 首页 >> 淮海雅集
发布人:纪晓旭 编辑:纪晓旭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 2010-10-26   浏览人数:   评论:
秦志豪一、秦德藻曾两次修筑寄畅园

再论秦德藻修筑寄畅园

秦志豪一、秦德藻曾两次修筑寄畅园

秦德藻修筑寄畅园,在留存下来的文献资料中,都有涉及,但无专文,无详细记载。
  《无锡康熙县志·寄畅园》:“后颇分裂,三传而封庶吉士德藻又合并改筑之。”

乾隆十一年《寄畅园改建祖祠公议》:“四传至吾祖海翁公,归并改筑”。

 秦国璋《寄畅园诗文录·序》:“四传之海翁公德藻,又合并改筑之”。
   秦毓钧《双孝祖祠考略》:“后划而为四,由太清公兄弟四人分承管理,传至曾孙海翁公德藻,复并为一,更新改筑”。

以上资料均说明,秦德藻归并合一寄畅园又改筑寄畅园,笔者认为归并和改筑不是同时进行的。

三废三复之说  “三废三复”的提出见之于乾隆十一年的《寄畅改建祖祠公议》(后简称《公议》):“议修废举坠,改立祠宇,均系敬念先德,昭示后人……保守三废三复以迄于今,创始维艰,守成不易。”这份《公议》是寄畅园改建双孝祠之最早最权威的历史文献,“三废三复”不是随意之说,是有事实作为依据的。双孝祠是秦德藻一房的家祠,在《公议》的祠规议款中第一条就明确了性质:“议建双孝祠,原系海翁公一分子孙尊祖敬宗之心。嗣后,春秋两祭,俱本房子孙敬谨轮值,不得怠玩” 。双孝祠是由寄畅园改建的,在秦德藻掌管寄畅园以来历经三废三复,“创始维艰,守成不易”。秦汝钦先生在《寄畅园重建清响斋涵碧亭记》中把“三废三复”解释得更清楚:“盖吾族寄畅园居西郭外慧山之麓,自明万历间十二世祖舜峰公经营位置,美石嘉树,陂池台榭,穷极奇秘,妙构天成,而园之胜始著。历清初海翁公至五辑公相继修葺,二百年间三废三复,园内屋宇邱壑已经变更,而园之胜遂不特为慧麓诸园冠,抑且为海内家园最”。?譼?訛明确指明了这“三废三复”自秦燿改名寄畅园来,在海翁公到五辑公之时发生的,且海翁公历经二废二复,五辑公只一废一复。究竟是哪三废三复呢?秦仁存(亮工)的《寄畅园考·序》中写道:“何者为中丞公时旧基,何者为海翁公时改筑,何者为乾隆南巡时残址……”?譽?訛所谓三废三复是:一废一复,秦德藻归并合一,悉复中丞公秦燿时旧观;二废二复,秦德藻请张鉽改筑,园益胜;三废三复,寄畅园没官后,破败不堪,乾隆初发还,秦瑞熙独立鼎新,改建双孝祠。“三废三复”之说提供了秦德藻时代曾两次修筑寄畅园的旁证。
    王石谷之《寄畅园十六景》  王石谷曾绘有《寄畅园十六景》,惜原件已失,现流传的都是临本,但也能看出当时的丘壑、林泉景色,秦毓钧先生曾有专门的评述。在《锡山秦氏文钞》秦燿小传后有一段按语:“公(燿)按景题诗一首,计五言二十首,载《寄畅园家集》,后王石谷曾绘《寄畅园图》并录题咏于上。此册不知沦落何处,近所传皆临本也。计十六纸合装成册,其间如爽台、飞泉、凌虚阁、棲玄堂咸付阙如。意石谷子所绘之图本缺而未全,或石谷子生于清初,故址已坏,石谷子因未及绘与,是皆不可知矣。”这说明王石谷所绘寄畅园,应是秦燿时期旧貌了。秦毓钧先生在《寄畅园考》中谈及“宛转桥”时,有这样几句话:“考吴卒于康熙十年辛亥,石谷子尚及订交,而行辈差后,展玩王图,益知吴诗所咏为舜峰公之规制矣。”这是说吴伟业有《宛转桥》诗,对照王石谷图,这确是舜峰公时之旧貌。这进一步确认了王石谷所绘之图是秦燿时的旧观,因而王石谷绘画的时间应在秦德藻第一次归并合一后,第二次改筑前。这也说明秦德藻曾两次修筑寄畅园。
二、秦德藻归并合一寄畅园
    崇祯十一年(1638),德藻长兄德澄卒,德藻掌管家族事务,修筑寄畅园的时间当在崇祯十一年以后。
    首先,我们从崇祯十一年(1638)到康熙七年(1668)黄与坚作《锡山秦氏寄畅园记》这三十年中,秦德藻家族所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从中可大体看出秦德藻修筑寄畅园的时间。
    崇祯十一年到顺治五年间,政权更替,社会动荡,战乱频繁。德藻在兄德澄去世后,接管家族事务以来,家庭负担沉重,上有祖父母、母亲、孤嫂等需侍奉;下有松龄、松期、松乔、松如等子女要抚养,艰辛可知。“甲申乙酉间,所在抢攘,且多盗。(侯)孺人奉太君避村落居,而翁以大父母在城中故第,不时省侍太君。”在这种情形下,是没有闲情及精力来修筑寄畅园的。
    顺治五年以后,子女逐渐长大,而祖父母、嫂王氏相继去世,肩上担子已逐渐减轻。顺治十一年,松龄中举,顺治十二年松龄登史大成榜进士,改庶吉士,进翰林院,成为最年轻的翰林,家中呈现一片喜庆之气氛。发展到顺治十四年,松龄授检讨,德藻夫妇俱获敕封,整个家庭顺遂、兴旺。顺治十五年七月,松龄长子道然生,冬,松龄请假归,松龄偕吴孺人抱子道然回家为祖母于太孺人祝七十寿诞。“及太夫人之老也,岁己亥寿七十,而冢孙松龄……官太史,三年得请归,正月元旦(即春节),太夫人南向坐,子若孙曾孙男女数十人,以次北向再拜,奉觞上寿”?讀?訛“侯太孺人顾孺人率子妇前为寿也。从京邸抱归掌珠莹莹者,三世凤也。”?讁?訛顺治十六年春节,于太孺人七十寿庆。整个家庭欢庆气氛达到了高潮。这时德藻正值中年,(顺治十二年为39岁)无论从精神、财力等诸方面提供了修筑寄畅园的最佳时机。因而顺治十二年到顺治十四年之间有可能是秦德藻第一次修筑寄畅园,即归并合一寄畅园的时间。

秦德藻归并寄畅园之前,寄畅园的现状怎样呢?

张玉书《海翁秦先生墓志铭》:“寄畅园为中丞旧筑,海内所称秦园者也,岁久芜废,且割为僧舍……”   

寄畅园怎么会“岁久芜废且割为僧舍”的呢?一般认为,这是在秦燿卒后,园居一分为二,再析为四,疏于管理导致的,应在秦德藻掌管家族事务前就发生了,但据笔者分析,可能不是这样。秦德藻掌管家族事务约在崇祯十一年(1638)左右,而归并合一寄畅园约在顺治十二年(1655)左右(见下文),相差十七、八年,在这十多年时间里,难道一直让寄畅园荒芜破败被人侵占吗?有些不可能。

 秦德藻父亲秦仲锡卒于崇祯七年(1634),仲锡一生疾病缠身,常休养于寄畅园。马世奇《太学秦公蕃墓志铭》中有:“君往来金沙、武丘西湖间,掩关养疴,不知人世何物美好。惟山水诗文,取欢寄畅,白云自怡,沈疴渐脱”。?輥?輯?訛说明那时寄畅园还能供人游赏,作为养病之所,更不可能芜废、被人侵占。

明末清初,朝代轮替,兵荒马乱。《光绪无锡金匮县志·兵事》记载:“顺治二年六月二十三日,黄蜚兵入城,焚东林书院而去,城中居民于黑夜争出城避乱,死者甚众” 。又曰:“顺治初年,无锡多盗,其在陆路者,胶山则胡鲍三……斗山则辛七、严二……湖盗赤脚张三尤横,开化、新安最被害……湖滨不逞之徒久犹未靖”。[清]计六奇《明季南略》顺治十二年条《豫王渡江》:“《无锡日记》云:五月初旬,合城避难,十室九空。”王芝林《秦公安先生传》:“晚值明季……是时民人流离,百里绝炊烟者积日”。在这几年间,无锡城乡盗贼遍地,烽火不断,人人自危,城中居民避乱农村,哪里还能顾及寄畅园呢?因而这几年寄畅园的损坏破败是严重的,被僧舍侵占也无暇顾及了。“岁久芜废且割为僧舍”估计就是在这段时间内。
    秦德藻父亲秦仲锡是祖父秦埈次子,出生时正值曾祖秦燿岑岗大捷,得到朝廷封赏,孙儿恰时诞生,认为是祥兆,此子必将广大门楣。后秦燿受诬罢归,郁郁不欢赍志以殁。仲锡自幼聪颖,立志长大为官,为祖父仲锡重振家业。惜仲锡弱冠而多病,至四十七而卒。崇祯十一年德藻兄德澄卒,家庭的重担,家族的希望都压在德藻身上。“既见明末世乱,决栖隐之志,督诸子学艺”,寄父亲的希望于儿子身上。顺治十一年松龄中举,顺治十二年松龄中进士入翰林院,为家族争了光,秦燿对仲锡的希望在第五代松龄身上实现了,重振家声先要恢复先祖旧业,因而先世遗业,有废必修,祖宗祠墓,春秋必祭。
    张玉书《海翁秦先生墓志铭》:
   “淮海公祠岁时荐享,先生主焉。至日,少长毕会,隐然寓睦宗收族之义。挺秀堂十世相传之居也,一夕毁于火,先生倾囷粟,以鼎新之。寄畅园为中丞旧筑,海内所称秦园者也,岁久芜废,且割为僧舍,先生独立修复,悉还旧观。其他累世遗构,皆次第完葺,以无堕先人之业”。   

严绳荪《海翁先生传》:
    “于佳胜之地必有精舍,而皆恢复先业。”   

张夏《海翁秦先生传》:
    “翁每岁淮海祠祭二,璨山墓祭二,龙山墓祭二,诞辰在仲春四日,为大会者岁计七,盖行古人敬宗收族之礼”。

周宏《封文林郎翰林院庶吉士海翁秦先生墓表》:
    “诸凡先世所构造如旌孝坊、紫金园之类,有废必修,祖宗祠墓之祭,独主其事,举族欢然”。

秦德藻继承了先父遗志,以振兴家族为己任,先祖旧业,一一修复,且“独主其事”这些敬宗收族之举,使“举族欢然”,众望所归了。而归并合一寄畅园仅是其中之一项,归并的目的就是修复,秦德藻不可能让已归并后的寄畅园不加修复继续荒芜下去。这就是在秦德藻时期寄畅园的第一次修筑。由于百废待举,要恢复的先世遗业有多处,所以这次修筑只能“悉还旧观”,以达到“无堕先人之业”,而这个“旧观”当然是秦燿时期寄畅园的面貌了。

为什么是秦德藻去归并合一呢?秦燿卒后,寄畅园分房管理,寄畅园的管理从家庭式的管理转向了家族式的管理,寄畅园成了家族的公产。要把公产归并合一,按封建宗法和习俗,这是长房长孙的权属范围,而秦德藻不属于长房,怎么会由他来归并合一呢?由于家庭变化,德藻父母仲锡、于孺人,祖父母秦埈夫妇一直同秦德藻兄弟居住在祖宅,仲锡和德藻兄长德澄先后谢世,德藻承担了瞻养祖父母,母亲的责任。“乙酉避兵,奉母举乡,而大父母以笃老不出城,先生朝夕往还省亲,盛暑中奔走不少懈”。秦德藻为人孝友笃行,恭俭敦厚,素性和易,不乐闻人过。他的身体力行起到了表率作用,担当起管理家族事务的责任,被誉为东南人伦楷模,在族内有很高威望,这是原因之一,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寄畅园的特殊的管理模式。寄畅园虽是家族的公产,但这个产业不能变卖,不能兑现,这是家族内部一条不能逾越的红线。所谓归属的转让,其实质是管理权的改变。管理寄畅园只有投入,却没有经济上的回报。因而管理者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每年的维修要有大量的财力支出,这就是管理者的义务,而权利只是精神上的。若园主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对山池园林也有浓厚兴趣,就会享受到审美愉悦,达到了精神上的满足。优美的园林也会大大提高园主的知名度和社会地位,这就是管理者所享有的权利。若园主虽有经济实力,但缺少管理能力,对园林不感兴趣,园子也会逐渐衰败。因而何人来管理园林,在家族内部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谁对园林贡献大,谁就可以参与管理,谁出资更多,谁就有更多的管理权,这反映了寄畅园管理中兼容性和灵活性。正由于上述原因,秦德藻独立出资归并合一了寄畅园,从此,寄畅园成了秦德藻一房的产业。“议建双孝祠,原系海翁公一分子孙尊祖敬宗之心,嗣后春秋两祭,俱本房子孙谨轮值,不得怠玩。”“祠系海翁公一支子姓即家园所建。”“寄畅园为吾海翁公一分子孙所独有,固已然。观议约列名诸人,则园固属于长、二、三、四诸房,此亦考故实者所不可不知也。毓钧附识。”

寄畅园第一次修筑的时间在前面分析中得出可能在顺治十二年到顺治十四年之间,而下面可给出二个较确切的旁证。

旁证之一:严绳孙《海翁先生传》中有:“年未四十,以子宫谕先生贵,遂绝意仕进,栖息林泉垂五十年,于佳胜之地必有精舍,而皆恢复先业。”

从引文中可看出,德藻“绝意仕进,栖息林泉”的时间是“年未四十”,而顺治十二年,德藻三十九岁,此年松龄登史大成榜进士,入翰林院,附合“以宫谕先生贵”之说。“垂五十年”就是将近五十年,德藻卒于康熙四十年,从顺治十二年到康熙四十年共四十七年。也确是“垂五十年”,因此,修筑寄畅园的时间可定在顺治十二年左右。

旁证之二:张玉书《海翁先生墓志铭》中有“宫谕之被诖误也,族姑居他邑,诡寄户籍而有逋赋,遂波及焉……以是宫谕沈沦林泉者十有余年”。秦松龄一生中有两次罢官,家居生活也有两个时间段,第一次是在顺治十八年以逋粮案罢归,到康熙十三年以贤能荐赴湖广军前效用,共十三年。第二次是康熙二十三年以磨勘落职罢归,卒于康熙五十三年,共三十年,一生中家居的时间共有四十余年。“沉沦林泉者十有余年”当时是指第一个时间段,“十三年”称“十有余年”也符合实际,这说明寄畅已在顺治十八年前修筑完成了,据上文分析和“旁证一”,顺治十二年是最有可能了。

三、秦德藻改筑寄畅园

顺治十七年庚子,松龄假满北上,获母病逝,急返回奔丧。“(侯)孺人。素无病,庚子之秋,留仙北行,次子就省试。送之至京口,还家寝疾,八月之十六日遂革。”顺治十八年辛丑,松龄在家居丧,受江阴族姑牵连,以逋粮案罢归,“岁辛丑,奏销案起,初无粮欠,忽挂名江阴册中,当免官。”此年六月初一,松龄妻吴氏卒,同年八月二十七日,松龄祖母于孺人卒。“(于孺人)庚子哭其介妇侯,辛丑又哭其冢孙妇吴,因得病。”“卒于顺治辛丑八月二十七日”。?輦?輴?訛

这样,顺治十七年,松龄母侯氏卒,顺治十八年,松龄罢官、妻亡,祖母于孺人又卒,一系列的变化,使整个家族沉浸在悲痛之中。德藻、松龄、皆需守制。德藻为母守制,需齐衰?輦?輵?訛三年,所谓三年,往往不是指实足三年,一般为25至27个月,这样德藻服阙,约到康熙二年末。而松龄既要为本生母侯孺人齐衰一年,又要为祖母于孺人承重?輦?輶?訛三年,这里需说明松龄已出嗣为德澄后,德澄早卒,所以松龄需承重三年。这样也要到康熙二年底服阙。服阙后,才能有所大的活动。康熙元年壬寅,秦松龄在《碧山诗序》中感叹:“余累遭闵凶,更逢患难,不瑕风雅之事”?輦?輷?訛,指的就是这段经历。

康熙三年三月,德藻兄弟和松龄落葬于孺人于马鞍坞之祖茔。?輧?輮?訛
  直到康熙三年三月以后,秦德藻家族才从沉重的悲痛中逐渐摆脱出来,松龄也恢复了各种社交活动。但松龄本生母侯孺人尚停柩在家,松龄兄弟于康熙四年十二月,归葬侯孺人于唐湾山之新阡。?輧?輯?訛这一段哀伤的历史要到康熙四年底总算划上了句号。因而从康熙五年到康熙六年间有可能为秦德藻第二次修筑,即清张鉽改筑寄畅园的时间。

秦德藻为什么要改筑寄畅园呢?

恢复先业是重振家声的第一步。秦德藻在顺治十二年归并合一寄畅园,是先世旧业有废必修中的一项。当时既要修复祠墓,还有其他“累世遗构”如挺秀堂、旌孝坊、紫金园之类,这些工程既耗财力,又耗精力。因而归并寄畅园只能量力而“悉还旧观”,能供游赏也就可以了,进一步改筑,要待之异日了。另一方面,一个园林,每年都要维修,过几年要大修一次。从顺治十二年归并到康熙五、六年已相距十余年,其中顺治十七年到康熙四年间,家中遭变,无暇顾及,寄畅园疏于管理,变得荒凉破落了,有些景点可能已不复存在。所以黄与坚有“数世无少废”,姜辰英有“无芜而不治也”之说。经历了家庭的变故后,一切都需恢复,改筑寄畅园就提到议事日程了。这就是前面提到的“三废三复”中的“二废二复”。

这次改筑不同于第一次的修复,“寄畅园者,秦氏二百余年旧圃,翁(德藻)增葺之,名胜闻天下。”

“先是云间张南垣琏,累石作层峦浚壑,宛然天开,尽变前人成法,以自名其家,数十年来,张氏之技重天下而无锡未之有也。至是以属琏从子名鉽者,俾毕其能事以为之。园成,而向之所推为名胜者,一切遂废,厅事之外,他亭榭小者,率易其制而仍其名,若知鱼槛之类也”。

“而古木清泉,苍翠无改。当时所谓清籞、邻梵、鹤巢、栖玄堂、爽台、飞泉、环翠诸胜,虽不必尽存,要之有撤而更新,无芜而不治也。”

这次改筑的特点是:1. 请叠石名家张鉽前来改筑。2. 不是悉复旧观,而是园遂益胜。“厅事之外,他亭榭小者,率易制而仍其名”,清籞、鹤巢……环翠诸胜是秦燿时的景点,现在“虽不必尽存,要之有彻而更新”了。秦毓钧先生在《海翁公始作假山》一文最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据此,是海翁公之寄畅园已非舜峰公之旧矣”。

这是秦德藻第二次修建寄畅园,称之为改筑。

秦德藻第二次修建寄畅园的时间,前面已分析可能在康熙五年到康熙六年间,下面给出几个旁证:

旁证之一:曹汍先生提供了一份重要资料:“许缵曾《宝纶堂稿》卷九《定舫随笔》《蚁城》条载:‘吾郡张鉽以叠石成山为业,字宾式,数年前为余言,曾为秦太史松龄叠石凿涧于惠山,土中见大穴,圆广数尺,光滑如白垩,穴中有台,乃第一层也……’以下详见张鉽所叙蚁穴事。这条记载表明,张南垣之侄叠山名家张鉽自己曾对许缵曾说,他曾为秦松龄叠石凿涧于惠山,正是当事人的第一手记载。”这条信息说明了第二次改筑,是秦松龄去请张鉽的。秦松龄在什么时候有可能去请张鉽呢?张鉽什么时候能来锡改筑呢?根据前面关于秦德藻家族所发生重大事件的时间来分析,秦松龄可能去请张鉽时间最早应在康熙三年三月以后到康熙四年之间,则张鉽改筑可能就在康熙五年到六年了。

旁证之二:秦松龄留下了诗集《苍岘山人集》。诗集中的第一卷为《碧山集》,基本上是按编年排序的。《碧山集》反映了秦松龄在

 
 
   
 
分享到:
 
验证码: *     看不清
    
版权声明: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秦观研究》网站完整栏目、版面设计,或私自在服务器上做镜像。转载或转贴本网站原创作品的,都应注明本网站名称、网址、作者。如有违反者,《秦观研究》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在本网站除署名为本站编辑、记者的,所有发表的文章、点评,均不代表本站观点,一律文责自负。发现有违法的言论,将不事先通知即行删除。本网站对于论坛网友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站提供的标题联接无法长期保证链接的有效性。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 】【 返回顶部
网站导航 | 网站捐建缘起 | 云平台服务规则 | 隐私保护规则 | 著作权许可授权书| 网站编辑规则 | 网络安全法规 | 档案保存编辑指南 | 网站信息发布指南
《秦观宗亲文化网》编辑部  沪ICP备12007590号-10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8弄3号11C室  电话:021-58361500   网站捐建与技术支持:上海银杏界